網站首頁 工作動態 通知通告 非遺名錄 遺產精髓 傳承基地 傳承人 百家爭鳴 音頻視頻 專題活動 法規文件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多才多藝宋經文
發布日期:2013/8/22 12:46:37   作者:楊慶楨   來源:三明非遺學會   瀏覽次數:

 多才多藝宋經文

 

楊慶楨

 

宋經文,宋哥!三明文化界無人不識君!

老人看過宋經文演戲,記憶猶新;小伙聽他唱《龍船歌》熱血沸騰;姑娘聽他唱情歌,臉紅耳熱。三明電視臺播他的文化講座《布衣畫怪黃癭瓢》引人入勝,赴馬來西亞講相聲逗樂了華僑華人,唱客家山歌點燃了海外游子的鄉思鄉情。

演藝天才

宋經文1943年生于人間天堂——杭州,不久日寇侵華,天堂陷落,宋經文跟隨父母親千里迢迢,跋山涉水來到只有幾千人口的山區小城——三元縣。父親先在三元開了家“育新文具印刷店”,不但給三明人帶來了筆墨紙硯、書籍筆記等文化用品,也帶來了絢麗多姿的蘇杭文化。宋經文父親參加三元工商聯組織的業余劇團,演出“打漁殺家”、“闖王進京”等傳統劇目。兒時的宋經文常跟在旁觀看,不知是基因遺傳還是天才迸發,宋經文七八歲時就能跟隨父親登臺演出,唱做念打,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贏得滿堂喝采,掌聲陣陣,成為一顆燦爛的童星。1956年三元縣舉辦第一屆文藝匯演,宋經文和父親同臺演出《孔雀東南飛》,宋經文在戲中扮書僮,聰明伶俐,活潑可愛,組委會獎給他一本筆記本、一條毛巾,這激活了宋經文的文藝細胞,激發了宋經文的演藝天才。在三明工專學習時,一次語文老師在課堂上出了個作文題“我們的學校”, 宋經文不但寫了首詩,而且配上曲,成為一首歌。老師給了他最高分5分,還把這首歌貼在教學樓的走廊上,讓全校同學學習欣賞,這給宋經文以極大的鼓舞,影響了他的一生。

1958年十萬大軍匯聚三明,建設福建工業基地,小小三元縣沸騰了,東北的工人帶來了二人轉、西北的漢子帶來了陜北民歌、山東的大哥帶來快板、上海的朋友帶來相聲、江浙姑娘帶來越劇、福州老鄉帶來閩劇,泉州鄉親帶來高甲戲、南曲南音、莆田民工帶來莆仙戲,三明大地文化藝術空前活躍。宋經文如魚得水,靠天才和勤奮,靠虛心和好學,他很快學會了演京戲、唱越劇、講相聲、說快板、唱山歌、扭秧歌,成了三明文藝舞臺上最活躍的人物,多次參加省里調演,多次獲獎。196320歲的宋經文正式調三明市文化館搞群眾文化工作。1965年調任新組建的三明市文工隊副隊長。年輕的宋經文才華橫溢,意氣風發,在三明城鄉舞臺上高歌狂舞,同時組織創作,編排節目,不少節目在省市獲獎。

風云突變,文革風暴席卷神州,1969年宋經文被以反動文藝黑線、“走資派”等罪名批斗,送進學習班,關進牛棚,下放農村勞動。但宋經文對文化藝術的熱愛癡心不改,就在他下放明溪農村勞動期間,不但繼續為農民兄弟演唱,還向農民學唱山歌,收集整理民歌和民間曲調、民間故事等。《長工歌》、《十二月農家活》、《種田老子要收工》、《生要連來死要連》等優秀民歌就是他在這期間收集整理的。1972年宋經文從蓋洋公社調到明溪縣毛澤東思悲宣傳隊當副隊長。1979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調回三明市文化館任副館長,1983年三明地市合并,宋經文調三明市群眾藝術館任副館長、館長。這讓宋經文如魚得水,歡樂地遨游在群眾文化和民間文藝的汪洋大海中,利用各種機會,收集整理三明民歌和曲調,于1995年編輯出版了《山里的歌》,書中收集整理了三明民歌10萬字和幾十首民間曲調。內容豐富,曲調優美,精彩紛呈,書中僅勞動號子和行業歌就有《抬木頭號子》、《杠木號子》、《伐木號子》、《打石號子》、《長工歌》、《鐵匠歌》、《彈棉被歌》、《船夫歌》、《裁縫歌》、《賣炭謠》、《做筍歌》、《采茶歌》、《榨油歌》、《采蓮歌》、《放牛歌》、《船工歌》等,每種歌里還有好幾首,如《做筍歌》一組就有:《劈山》、《榨筍》、《轉厝》、《焙筍》、《裝筍、賣筍》等,每支歌1921句,如《采筍》一節唱道:“吃了早飯去采筍,扁擔穿入兩頭籃。挖錐斗笠隨身帶,草鞋腳靴路中行。清明谷雨筍長大,筍月人人忙又忙。天晴下雨都出工,大風大雨最難當。晴天采筍心歡喜,落雨蒙蒙心發愁,淋得衣裳十分濕,急在灶前焙衣裙……真實、生動、精彩,情真意切。宋經文在記錄各種勞動歌謠的同時,懷著極大的興趣和熱情收集整理,反映民間疾苦和人世悲歡離合的民歌,有古老的呻吟、有憤怒的抗爭,有悲愴的控訴、有崛起的吼聲、有青春的纏綿、有故土的熱戀。其中有著名的寧化紅色山歌《刈掉髻子也甘心》,清流紅色民歌《韭菜開花一管心》;流行的三元民歌《十五層樓》、梅列民歌《五更鼓》;泰寧情歌《十八山妹等少年》等。真是包羅萬象,琳瑯滿目。另外還搜集整理了大量的三明民間小調、南詞北調、古樸俚曲以及佛教音樂,如《婆沙摩》、《獻佛詞》、《夜經》、《晚朝》等。這些大大地豐富了宋經文的文化知識寶庫,滋潤了宋經文的藝術細胞,激發了宋經文的創作靈感,使他成為文藝界的多面手、奇才、全才、怪材。這些年宋經文先后為三鋼編導了成立四十周年文藝晚會、為三農公司編排了《創業頌》慶祝晚會,策劃編導了全國五四三會議三明現場會文藝晚會和世界客屬三明祭祀大典《情系客家》大型文藝晚會,首屆沙縣小吃節廣場文藝晚會,建寧蓮子節文藝晚會,大金湖文藝晚會等,取得成功,反響熱烈,名聲大振。前年廈門市舉辦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慶祝活動,宋經文應邀策劃統籌、編排導演《再創輝煌》大型文藝晚會。取得極大成功,名揚鷺鳥,震動海內外。去年福建海峽衛視邀請宋經文與臺灣機智歌王張帝對壘,同臺飆歌。宋經文與張帝年齡相近,連面容都有些相似,張帝以《北國之春》等曲調隨機應變編上幾句歌詞演唱,被譽為“急智歌王”,許多晚會和比賽邀他作嘉賓評委,頗受歡迎。而宋經文以扎實的功底,豐富的內涵,高唱寧化《送郎歌》登場:“送郎房門前,勸郎當兵心要堅,金錢主義要打破,心肝哥!窮人才有出頭天。送郎大廳邊,勸郎當兵心莫偏,參加斗爭需努力,心肝歌!百姓擁護樂無邊。”從民風民俗到生活愛情,相聲快板、南腔北調,一來一往、有唱有和,宋經文機智幽默,歌聲嘹亮、花樣翻新、大氣豪爽,深得兩岸觀眾歡迎,張帝也深表佩服,稱贊宋經文才藝超群。

《三明僑報》組織三明民間藝術團到馬來西亞演出,宋經文應邀任藝術總監,并親自登臺表演相聲,演唱客家山歌和各地民歌,在大馬各地演出中,宋經文根據不同觀眾,分別用福州話唱《金鳥仔叨波波》、《一粒橄欖扔過溪》,用閩南話唱《雜菜湯》,用客家話唱《月亮出來朦朦光》、《哥打竹板妹挽筒》,還演唱黃梅戲《天仙配》、京劇《打嚴嵩》,越劇《梁祝》等,笑聲不停,掌聲不斷,反響極其熱烈,當地的電視報紙都做了生動的報道。

民俗碩士

1987年宋經文參加了遼寧大學首屆民間文學民俗學碩士研究生班學習,師從烏丙安教授研究民俗學,在廣闊的天地里和浩瀚的文化古籍中去探尋中國民俗文化的真諦和研究民俗文化所展示的人類進步與文明。宋經文當時雖已過了不惑之年,但仍如青年時期虛心好學,經過兩年學習,以總分94.6分的全班最高分畢業。

從遼大碩士班畢業后,宋經文深入基層、深入生活、深入社會、調查研究、收集、挖掘、整理、取證、論證各種民俗文化現象,取得許多成就。撰寫了《對民俗文物的思考》、《中國民俗趣話》、《客家風情》、《中國民俗大觀》、《尋根攬勝三明情》、《八閩風土》、《花俗》、《竹與樹》等論文和專著,《論新故事的傳承》獲得了遼寧省論文優秀獎。宋經文的民俗專著我看了一部分,初步的感覺是:廣、深、細、趣四字。我特別喜愛宋經文的《中國民俗趣談》。書中從“中國米飯的習俗”談起,到“中國酒的習俗”、“中國筷子的習俗”、“中國扇子的習俗”、“中國豆腐的習俗”、“中國戲劇的習俗”、“中國花的習俗”、“中國葫蘆的習俗”到“中國傳統節日吃的習俗”、“中國雞鴨魚的習俗”、“中國竹子的習俗”、“中國樹的習俗”等等,包括了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涉臘廣泛,讓人大開眼界。研究之深,讓我驚嘆不已。一雙普通的中國筷子,宋經文研究精彩絕倫:筷子至少在三千年前的商代就已出現,《史記》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中就有記載商紂王“始有象箸”就是象牙筷子。中國的筷子不單單是為了挾食,還能活動人的筋骨,研究表明:人類在使用筷子時必須動用30多個關節和50多塊肌肉。使用筷子可促使手指靈巧,頭腦發達。關于筷子的稱呼,因古今、地域、行業不同而不同,歷史上有稱“挾”、“箸”、“助”、“筲”等等,《說文解字》說:挾從木,而箸從竹,是因南北方不同,北方用木制筷子稱“挾”,在這篇關于筷子的專著中,宋經文還分“南箸北挾覓筷源”、“筷子忌諱非小可”、“根根筷子亦傳情”、“筷子也做大文章”、“筷子功能傳千古”、“筷子與民間信仰”等專題進行詳細論述,款款道來,步步深入,引人入勝。

宋經文對三明客家民俗及文化的研究成果豐碩,撰寫了《細說寧化石壁祖地客家年俗》等論文和《客家風情》等專著。許多精辟的見解和嶄新的觀點被客家學研究人士推崇和引用,充實了客家民俗文化的寶庫。宋經文關于過新年、迎新春、壓歲錢、鬧元宵、舞龍燈、舞金獅等的民俗研究,讓世界各地客家人找到了共同的文化習俗,密切了親情鄉誼。宋經文編導的第一屆世界客家石壁祭祖大典,就把他的研究成果溶入歡迎盛典和晚會中,得到海內外客家人的認可。

 

去年春節期間,福建電視臺“發現檔案”欄目請宋經文當特邀嘉賓,詮釋“八閩過春節,鬧元宵”的一些民俗和文化事象,宋經文從容不迫、生動風趣的講了六講,大受歡迎,讓觀眾增了知識,添了樂趣。

文物專家

1993年組織上調宋經文到三明市文物保護管理辦公室當主任。宋經文以他的聰明才智和虛心好學的精神很快入了門,上了路。當年到濟南參加國家文物局舉辦的培訓班學習,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文管辦主任和文物管理所所長的任職資格和上崗證。

從群眾藝術館館長到文管辦主任,這個職務的變動把宋經文從燈光明亮的舞臺拖到了昏暗潮濕的洞穴、墓穴。他上任的第一個春節,大年初二就接到報告在三明飯店工地發現一座古墓。宋經文只好趕到現場,跳入墓室察看,收集隨葬品、測量墓穴,在墓穴里整整忙了一天。

“黨叫干啥就干啥”是宋經文這一代人最常說的話。年過半百的宋經文又一次用行動踐行了自己的諾言。上任后,那里發現古墓葬他就往那里跑,先后指導和參與了沙縣陳三墓、明溪葉祖洽墓、永安青水閩王母親梅花香冢,以及三元中村回瑤宋氏古窯址、將樂萬全古窯址的發掘、研究、考古、取證及保護等工作,取得許多成就。特別是在舊石器晚期文化遺址——萬壽巖的考古發現,震動了中華,震驚了世界!

公元19991012日,正在三明市巖前鎮萬壽巖船帆洞進行考古挖掘的省市考古工作者在距今二三萬年的萬壽巖第七堆積層下發現了由人工用石塊鋪砌的地面!上面還有一萬年前已經滅絕了的巨貘的化石!而這塊人工石鋪地面靠近洞壁部分竟然有石砌排水溝的遺跡,這是人類建筑史的奇跡!19991025日,又一個奇跡在萬壽巖發現:在船帆洞的右上方30多米的靈峰洞內,在距今20多萬年的鈣膠層里出土了人工石制品,他填補了福建省舊石器時代考古的空白,把福建人類活動歷史向前推進了十幾萬年。

作為三明市文管辦主任的宋經文立即把情況向市委市政府作了報告,同時把有關資料報送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審查鑒定。

中國考古學界元老賈蘭坡院士在北京目鑒了萬壽巖出土的部分文物后極其興奮,當即在鑒定書上批示:“這個遺址很重要,必須保護。”

鑒于當時萬壽巖已劃歸三明鋼鐵廠作為石灰石礦開采的情況,省文化廳在春節期間緊急報告省委、省人大、省政府領導,要求保護好萬壽巖遺址。省委書記陳明義當天批示:“依法保護好。”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袁啟彤批示:“此事重大,關系到許多方面,意義深遠。”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21日作了重要批示:“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作為不可再生的珍貴文物資源,不僅屬于我們,還屬于后代子孫,任何個人和單位都不能為了謀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壞全社會和后代的利益,請三明鋼鐵廠立即停止爆破,積極配合省文化廳做好洞穴遺址群的保護和考古發掘工作。”

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的發現被列為中國200010大考古發現之首,三明考古工作聞名天下。

宋經文雖然當了文物管理的“官”,但仍積極投身考古探索和文物整理研究工作。他通過查閱1927年商務印書館發行印刷的《中國人名大辭典》和其他一些古籍資料,搜集整理出歷朝歷代生活在三明十二縣市區的歷史名人110人。除自己撰寫論文介紹外,還先后參與了“楊時文化討論”、“朱子文化研究”、“羅從彥探討”、“紀念黃慎誕辰300年”、“鄒應龍的文化交流”等活動,展示三明燦爛文化,紀念三明文化名人,弘揚三明文化傳統,豐富三明文化寶庫,提升了三明文化品味,促進了三明文化發展,

“酒癲”不“癲”

宋經文好酒,愛酒在三明文化圈內是有名的。他常說:李白是“酒仙”、杜甫是“酒狂”、賀知章是“酒圣”,我宋經文不敢與他們比,但崇拜他們,愛他們,就算個“酒癲”吧!

我和宋經文也常一起喝兩杯,我認為“酒癲”一點不“癲”。宋經文喝酒是“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清醒時找文化,醉時尋感覺。他好酒,更好酒文化,他酒量大,酒文化更精彩。

宋經文常說:酒和人的一輩子結下不解之緣。一般人從出生直到百年都與酒有著密切聯系。從滿月酒、生日酒、結婚酒到長壽酒。公務接待要喝酒,文人寫詩要喝酒,工人疲勞要喝酒,農民豐收要喝酒,學生畢業要喝酒,軍人慶功要喝酒,婦女月子要喝酒……“李白斗酒詩百篇”,膾炙人口,“花間壺酒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千古絕唱。

宋經文《中國酒的習俗》論文博大精深,論文中 從酒源、酒禮、酒旗、酒具的源流歷史講起到“李白斗酒詩百篇”,司馬相如卓文君“當壚賣酒”, “建安七子”、“竹林七賢”、“酒中仙王羲之”、“天下詠酒第一人陶淵明”、“女中酒杰李清照”等的酒故事,酒香濃郁,儒雅風流。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宋經文對酒拳文化的研究。宋經文在“酒酣興濃說猜拳”一文中引經據典的介紹了中國飲酒行令文化的歷史,源流、演變、種類以及文野褒貶。從山西的“砂鍋拳”、新疆的“哈熊拳”、山東的“蛤蟆拳”、“螃蟹拳”到泉州的“三國拳”、陜西的“擂堆拳”以及各地普遍流行的“連環拳”、“對空拳”、“過橋拳”、“頂代拳”、“詩酒拳”、“夫子拳”、“打通關”、“搶三碼”等等都作了生動的介紹。更令我欽佩的是天南海北的酒拳宋經文幾乎都會,從福州話的“諒手”、三明話的“齊到”開始,到閩南話的“單刀赴會、二嫂過關、三請諸葛、四辭徐庶、五關斬將、六出祁山、七擒猛獲、八卦陣圖、九伐中原、十面埋伏”等,拳拳精通,拳起拳落,聲高聲低,風趣熱烈,喊聲滿堂,酒興大發,熱鬧非常。

所以灑桌上有宋經文在氣氛特別好,男女老少都愛和他喝一杯,尊稱他為“宋哥”。

宋哥,宋哥!你真了不得!

宋經文一生坎坷也精彩,熱鬧也深刻,快樂也痛苦。酒是人世間矛盾的集合體,柔情如水,熱情似火,是興奮劑也是麻醉藥,通筋活絡,活血化瘀,消愁解恨,妙不可言。對于宋經文這樣的多才多藝,風流倜儻,俠義豪爽的文化人,酒是他心靈的良藥。同是文化人的香港著名作家巴侗是宋經文的老朋友,在宋哥大病初愈,死里逃生后賦詩一首《聽歌》贈宋經文:“都以為你加入了/‘地下黨’/卻驚見依舊泡在酒缸/民俗從酒里打撈起來/晾在陽臺的竹竿/山歌、肩膀戲、族譜、菜單……

這首情真意切的好詩是宋經文藝術人生詩酒文化的生動總結。

 


TAG:
評論加載中...
內容:
評論者: 驗證碼:
  
上一篇: 山野清泉 下一篇: 解讀婚戀的密碼
三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www.eqcmtj.icu www.三明非遺.com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
三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學會 梅列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
Email:[email protected] | 電話:0598-8886013 ;13656916779 技術支持:眾森網絡
備案/許可證編號:
閩ICP備11010975號
前三组选怎么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