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工作動態 通知通告 非遺名錄 遺產精髓 傳承基地 傳承人 百家爭鳴 音頻視頻 專題活動 法規文件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山野清泉
發布日期:2013/8/22 12:42:18   作者:楊慶楨   來源:三明非遺學會   瀏覽次數:

 山野清泉

楊慶楨

春節休假,報紙休刊,我休息在家,閑來無事,翻閱書報,點擊電腦,搜尋、閱讀、欣賞常章生的散文作品,如入桃花源,如行山陰道、山川映發、山明水秀、夾岸桃花、芳草鮮美、良田美池、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山風撲面、翠綠滿目,七天長假,怡然自樂,心曠神怡。謝謝章生的美文,謝謝章生兄!

在常章生的散文世界里,山野遼闊、林海蒼茫,雄偉壯麗、純樸神奇。《武夷奇秀甲東南》、《初識真仙山》、《象山遐想》、《鑼鈸山上杜鵑紅》、《青云山散記》、《靈臺山三絕》、《三清石境》、《太姥山岳崎東南》、《晚秋登瑞云》等都是山的秀麗與精彩;《山野小居》、《山野小屋》、《山野往事》、《山野酒話》等則是山野的情懷和感悟。我發現常章生的散文作品中有一半以上涉筆山野這個主題。

常章生可以說是一位“山野作家”。

常章生1961年生于山東省莘縣一個小鄉村。文革中原來當村支部書記的父親被“打倒”,關進監獄,母親只好含淚把9歲的章生送到千里之外的三明市陳大伐木場與當工人的爺爺一起生活,在陳大瑞云山下碧溪河畔這片寂靜的山野里爺孫倆相濡以沫,相依為命,渡過了難忘的青少年。改革開放后常章生以聰明勤奮和踏實肯干脫穎而出,招工提干,入團入黨,1997年任梅列區林業局黨委書記,2002年成為陳大鎮這個他長期生活工作的鄉鎮黨委書記,后調任梅列區委宣傳部副部長、區委組織部副部長等職。年近半百時,一場大病險奪生命,憑著山野培育的堅強意志、頑強精神和達觀性格,常章生闖過鬼門關,重回梅列區林業局任黨委書記,常章生坦然面對生死,面對變動,笑稱自己是真的與山林有緣,難舍難分。難怪常章生筆下的山野是如此壯麗、如此神圣、如此多情!

在《初識真仙山》一文中,常章生寫道:“真仙山鑲嵌在國家4A級瑞云山風景名勝區與省級金絲灣森林公園之間,地處我生活工作多年的陳大鎮。走進真仙山,大自然的氣息撲面而來,蜿蜒的古道,參天的大樹,交融的藤蔓,好一個綠色的世界!要不是那火紅的楓葉和潔白的山茶花透露出冬的信息,你一定忘了冬已來臨。密林深處,流水潺潺,涓涓清泉匯聚成大自然和諧的樂章。”名不見經傳的真仙山在常章生心中是如此美好!

瑞云山是常章生尋夢的地方,這里有他少年的回憶、青年的愛情、有他的痛苦和歡樂、有他的失敗與成功。《晚秋登瑞云》他看到:“山腳下橙紅桔綠,田野一片金黃,陣陣秋風送來了撲鼻的桂花香,山上那一張張、一片片細圓的、狹長的、寬大的、火紅的、粉紅的、金黃的、淡黃的、碧綠的、墨綠的樹葉為瑞云山換上了一套五彩斑斕的秋裝,令人陶醉其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萬紫千紅總是春。”“若把西湖比西子,濃裝淡抹總相宜。”常章生對三明山水真是一往情深,一片癡情。

“金絲灣”是常章生的得意之作,也是成功之作。時任梅列區林業局黨委書記的常章生,親自指導伐木場把原來用來放木排的水道開發成“瑞云漂流”,寂靜的碧溪成了游艇搏浪的彩色河流,山野中歡聲笑語飛揚。我應邀參加了首漂儀式,與常章生合作寫了篇新聞通訊《觀念更新,流水變金》,稱贊改砍伐林木為保護森林,變放排為漂流的創新創意,文章獲得當年福建好新聞二等獎。瑞云漂流的上碼頭叫金絲灣,金絲灣上面的人工湖稱月牙湖,月牙湖邊用原伐木場工人宿舍改造的賓館稱天一山莊,這些充滿詩情畫意的名稱都是常章生取的。我還記得當時常章生介紹說,他試漂碧溪時在溪流轉彎處,看見一群金絲鳥從岸邊的森林里撲騰飛出,在水面上飛翔,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鳴唱聲,當時就把這個地方稱作金絲灣,意即“金絲鳥飛來的地方”。我當即與常章生一起為天一山莊撰一楹聯:“龍虎際會月牙湖,鳳蝶蹁躚金絲灣。”從此我和常章生成了文友。后來這片美麗的山野成了省級金絲灣森林公園。多年以后,常章生重回金絲灣,“雙腳踏在這蜿蜒的山路上,心里涌起許多感動。我熟悉這路,是無數工人的腳把這條山道踩的那么踏實。在這林子里,人實在很難產生任何分割性的思維,只覺得山抱著人,人擁著山,一絲絲、一寸寸,慢慢地與山融為一體。都說山水無言,可一路行來,我總覺得這山水在向我傾訴著什么。是金絲鳥充滿靈性的鳴叫?是林業工人鏗鏘有腳步?還是大山千百年坐觀人世滄桑的感言?我不得而知。可我知道,與這山水,我已相釋于夢,相融于心。”常章生是用心來感悟山野,他的山野散文是心靈的歌唱,因此常章生的山野散文極具磁性和魅力。

閱讀常章生的山野散文,感覺到常章生的山野里有一股清泉在涌動,有一條溪流在奔騰。這股清泉清新自然,清澈透明、洗塵滌慮、滋潤人心。這條溪流奔騰不息,艱險曲折一笑而過,崖斷路絕,坦然面對,縱身一躍,化為飛瀑,碎玉飛珠,水歸深潭,返璞歸真。在沉淀泥沙,消除泡沫,平靜憤怒,沉思默想,養精蓄銳后,再尋出路。帶著山野的質樸、帶著山野的信念、帶著山野的清新、帶著山野的希翼、帶著山野的理想和驕傲,從容淡定,又登新程,不管前途還有幾多艱難險阻,不顧前程還有多少高閘大壩,不怕前面會有多少污泥濁水,義無反顧,我行我素,自清自潔,不屈不撓,不驕不躁,不止不停,奔流不息,直到歸入大海,成為滄海一粟,化作氫氧分子,回歸宇宙,化為虛無。

《仙人谷聽泉》是常章生首個散文集的開篇之作,在文章中我聽到了清泉流過章生心田的聲音:“常年在大山行走的我,對辨別泉聲獨有心得,知道泉水的不同回聲都是由山勢植被所造成的,當泉水流過高低不平的地方,都會發出不同的聲音:輕柔的泉聲,是泉水在草叢中流淌的聲音;清脆的泉聲,是泉水在石縫間跌落的聲音;厚重的泉聲,是泉水匯聚于空谷的聲音……在這叮咚的泉聲中,我不知道生命中還能有多少期待,我只愿讓心境在淡泊中透明,將人生煩惱之事交付給涓涓流淌的泉水。山中聽泉,聆聽的不僅是自然的淙淙泉聲,更是在傾聽心靈深處的泉鳴。”

常章生的山野清泉,將流得很長很遠,流入人心。

常章生大病初愈,經歷風雨,脫胎換骨,抖擻精神,重返文壇,不但把鋼筆換成電腦,更把目光轉向歷史和傳說、動物和鬼神、文化與藝術、他人和社會。近來,常章生接二連三地在《福建日報》、《三明日報》、《三明僑報》、《時代三明》、《三明文藝》等報刊上發表了《老牛的心聲》、《狼的報答》、《虎貓》、《塵土》、《落葉》、《小草》、《正順廟前話謝佑》、《程門立雪頌楊時》、《沙溪七劍》、《三明詩群》、《點石成金》、《翰墨抒胸臆,丹青得心源》等一批別具一格的散文,這些作品令人耳目一新。

《老牛的心聲》寫一頭牛在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不停辛勤勞作,卻不斷被主人鞭打,春天耕地累了,走慢了被打,夏天在烈日下勞作想喝一口水挨打,秋天拉車餓了想啃一口路邊草被鞭子抽,冬天主人在屋里烤火喝酒,牛在風雪中受凍挨餓,主人酒足飯飽想回家了,一聲沒吭,先抽它三鞭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老牛辛勤地勞作,直到有一天,這頭牛年老體衰,終于病倒在田里,任主人如何抽打,再也起不來了。老牛匍匐在地,仰望著滿天星光,回顧自己的一生。他多么懷念那快樂的童年時光,那時它可以依偎在母親溫暖的懷抱里,吮吸著甘甜的乳汁,跟隨在母親身后,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享受著母親的關愛。長大后才知道自己的命運是如此坎坷,這么酸楚。它對辛勞并不害怕,“俯首甘為孺子牛”是它的本性。它只是希望主人能理解它,關愛它和尊重它,這也是它臨死前最后的心聲。

讀完“老牛的心聲”我潸然淚下。章生是用心靈在寫作,最近他常用“心聲”做筆名,我理解章生的用心和寓意。《程門立雪頌楊時》是他對楊時尊師重教、誅惡除奸、體察民情、清政廉潔的贊頌,更是對自己處世為人的鞭策,也是反映民眾期盼的“心聲”。

《沙溪七劍》常章生滿懷熱情向社會推介三明一個悄然興起的青年藝術群落;《三明詩群》是常章生追尋三明新詩足跡;《點石成金》介紹了翔飛在奇石藝海上的盧笙和明珠伉儷;《客家文化探尋者》是常章生對客家文化學者、三明市博物館館長劉曉迎的訪問記;《翰墨抒胸臆丹青得心源》是對中青年書畫家戴建明作品的評價與欣賞;《高格意境,雅韻天成》是對全國30位最具學術與市場價值的人物畫家游火旺的藝術評價。最近,我看到了常章生新年的寫作計劃,其中有著名詩人、三明市文聯主席黃萊笙等三明文化人傳記和作品評價。我說,章生兄,你現在不當宣傳部副部長了,為什么還對三明文化和文化人這樣關心。章生笑道,在位時沒有時間和空間去關心這些事,我深感內疚。現在我有這個機會,我要盡我所能為梅列、三明的文化繁榮發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文如其人,章生的文章和為人一樣樸實,章生的為人和文章一樣可近可親。福建省文聯主席許懷中為常章生散文集《金絲鳥飛來的地方》作序,肯定常章生“寫作的認真態度”,文章“情真意切”,洋溢著“鄉土的芬香”。稱贊常章生“在當今商品大潮沖擊之中,能守住這份清純,可說是難能可貴的。”三明著名作家、三明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林域生在為散文集寫的《跋》中說:任何的流派和寫作方法都只是一個形式的問題,屬于技術層面上的東西,散文寫作萬變不離其宗的是王國維先生所說的“真”字。無論你的詞藻多么華麗,如果你的作品里沒有真景物、真情感,失去了‘真’,那么,這樣的散文作品不僅沒有藝術境界可言,也沒有存在的價值。在常章生先生的這本散文集子里,我看到了這可貴的“真”。林域生先生所言極是。我最近為章生編輯新作《平淡是真》時就像與章生兄在山野酒店開懷暢飲,促膝談心,邊飲邊聊,海闊天空,無拘無束。章生說:“孔明先生說過:‘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當自己擁有一顆平淡的心,也就擁有了寧靜、淡泊、從容。

“生活中有陽光普照,也有風吹雨打,總要經歷和面對這樣那樣的得失、榮辱、貧富等境遇。要有一顆平常的心來面對,靜對得失,善對榮辱,用普通人的話來說,就是‘賺錢不要掉在錢眼里,做官不要成為官迷。’

“淡淡是一種意境,不是淡而無味,而是人淡如菊之感,是過濾了喧囂紛擾后的寧靜。是心靜如水的淡然,就這樣淡淡的感受,淡出一份屬于自己的天地。

“做人是一生的事業,只要自己努力,泰然自若地面對流失歲月,活的舒展、活的坦然、活的從容、自然平淡,也是幸福快樂的。

“小草平平淡淡的,連綿成綠色無涯;石子是平平淡淡的,鋪就了康莊大道;水流是平平淡淡的,卻能把巖石擊穿;母愛是平平淡淡的,卻能讓錚錚鐵骨潸然淚下,平平淡淡才是真。”

酒逢知己千杯少,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章生兄弟,美文如酒,不醉不散!


TAG:
評論加載中...
內容:
評論者: 驗證碼:
  
上一篇: 好人高珍華 下一篇: 多才多藝宋經文
三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www.eqcmtj.icu www.三明非遺.com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
三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學會 梅列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
Email:[email protected] | 電話:0598-8886013 ;13656916779 技術支持:眾森網絡
備案/許可證編號:
閩ICP備11010975號
前三组选怎么定胆